公方彬《中國青年報》(2014年10月10日10版)
  國防大學與中央黨校、國家行政學院共同承擔著培養黨政軍高中級領導幹部的職責。9月上旬,國防大學教學改革的重要組成部分——考試改革亮相,首次考試針對國防大學最重要的培訓班次——主要由軍隊軍師職領導幹部組成的聯合指揮員班進行。
  筆者認為,國防大學這次考試制度改革探索圍繞封閉權力運行系統展開,努力把每一個缺口都堵上。
  筆者是本次考試的考官,此前也當過被考學員,非常清楚以往考試存在的弊端:學員知道誰來考我,也知道找誰能夠影響自己的考試成績;考官知道自己考誰,也知道誰將參與考評自己需要關照的考生;上級領導知道自己該托付誰來關照考生,再加上考試成績稍後才公佈,成績很難保證不“被平衡”。
  為瞭解決現存問題,國防大學的考試改革採取“三個隨機”:學員應考順序隨機抽取;學員考題考場現場隨機抽取;主考、考官所屬考場和組合現場公佈。這就把權力尋租的鏈條徹底切斷。
  在上述程序規則改革的同時,國防大學加強了監督檢查。校長、政委擔任總監考,所有的校領導幾乎都到考試現場。與此同時,所有考場全程錄音錄相,將每名考官的打分記錄在案,這些都構成強烈的監督效果。
  馬克思主義認為,利益更帶有根本性。人們奮鬥的一切都和利益有關。任何情況下都存在利益,區別在於利益約束與利益分割。戰爭年代的革命者也有利益,但信仰信念約束著自己的利益,特殊的戰爭環境決定了無法保護既得利益,結果是使爭取到的利益全部付予了人民群眾。而執政狀態下環境條件大為改變,這時權力既可以獲取利益,同時也能保護利益。這種情況下制度設計不到位,難免權力尋租。
  對於中國這樣的人情社會,只要制度存在漏洞和操作空間,就有人為擴大的可能。有測試表明,平均7個電話就可以在世界上任何一個地方找到一個不相識的人。這就決定了,切斷權力和利益體對接是關鍵環節。
  國防大學考試制度的改革探索,很重要的一招是將制度設計窮盡到每個細節,徹底消除一切扭曲權力運行的因素或可能。
  除了上述“三個隨機”,還設置了若干輔助規定。比如,分數電子顯示屏上的考官評分隨機生成,這也有利於公平公正。我們一直強調“權力在陽光下運行”,制度設計不到位,陽光未必消除霉變,或許導致陰影。因為考分現場出現在電子屏,這就意味著利益關聯產生,即考生知道臺下哪個考官給自己打了多少分,考官之間也知道誰給誰多少分,無形中產生了心理影響或壓力。
  所以,中央電視臺舉辦的青歌大賽等,都是評委照片下出分數,且不說有人做工作,就是“去掉一個最高分,去掉一個最低分”,也會迫使評委修正自己,避免總被去掉,讓電視觀眾誤以為自己評價水平低。所以,評委打分最後趨同,原因即在於此。放到領導幹部選拔上,道理與此相同。
  切斷了利益鏈條,除了更有效地評價學員,還能提升教學質量。因為過去沒有解決利益關聯度,教員與學員之間存在著事實上的利益交換:你考試給我打高分,我給你的課堂教學評優。這樣下來,教學與考試結果都會失真。這次教學考試改革直接切斷了利益關聯,教員的真實水平便被反映出來。一句話,“潮水退去看誰在裸泳”的效果,迫使過去一些習慣“抄近道”的教員改變思路,把心思放到提高教研水平以迎接新挑戰上來。
  國家開展強力反腐以來,有一個現象引起了各方關註:即不出事也不做事。這個問題不解決,反腐的意義和作用就會大打折扣。國防大學的考試改革直接間接關照到這樣一個問題,為了避免集體懈怠,除了考試切斷一切利益關聯,還在評價系統上作了調整,也就是考試結果只是優秀和良好,學員基本無壓力,因為結論都是考試取得優良成績。
  國防大學本次改革對學員的評價增加了10%的合格率。對於全軍選拔出來的優秀軍官來說,考試成績不是優秀和良好,只是合格,甚至可能不止一門只是合格,如此而來的壓力之大,可想而知。
  此外,考試新規中要求考官提問不限於從前的一到兩個問題,而是一直追問到答滿規定時間為止,這就大大增加了回答問題的難度,迫使學員無限開闊自己的思想空間和深度。
  正是這些改革產生的壓力和動力,使學員不敢把過多的精力用在走關係、泡酒桌上,只能最大限度用在學習上。正如一位考生所言,為了應付考試,暑假沒敢休息,考試前4天沒有睡好覺。這在從前是很難看到的現象。
  實際上,新的考試機制產生的效力遠不止對教員和學員的推動。為什麼以往單位在提拔用人時較少參考院校評價?因為你的考評失真,很難成為依據。反過來,由於部隊用人不太重視院校評價,因而降低院校評價學員的積極性,也扭曲了學員的價值取向,如此形成了惡性循環。一旦問題消除,院校評價的作用將逐步發揮出來。
  當然,國防大學正在實行的考試改革不可能解決一切問題,比如熟人關照就無法徹底解決。再完善的制度都是由人來執行的,不管制度設計的科學程度有多高,仍然存在考官和考生之間的熟悉成分。在熟人之間打分,能不能公正,主要還是依靠考官的境界與品德修養,這不是一個立竿見影的工作。好在公平公正從來都是相對的,公正有起點公正、結果公正和程序公正,目前我們還不能完全做到起點與結果完全公正,但只要解決了程序公正,我們就向前邁出了一大步。
  一句話,所有的改革設計都影響到各方利益,尤其是既得利益者的利益,因此考驗決策者的智慧和決心,考驗其擔當和責任意識,有多高的境界就會產生何種程度的制度設計,沒有了崇高只剩下利益,必然是相互裹挾,形成集體墮落。(作者單位:國防大學)  (原標題:國防大學考試改革註重制度設計)
創作者介紹

harry

lizleauah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