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年2月,天津市教委連續出台義務教育和高中教育階段減負新規,控制學生在校時間、禁止節假日補課、控製作業總量和考試次數。本次減負規定還明確了市、區和學校的責任,強調違規必究。減負令甫一齣台,立即被媒體稱為“史上最嚴”,引起廣泛關註。然而,記者近日探訪“減負”成效時發現,不少學校晚自習照舊,減負政策形同虛設。(4月14日《人民日報》)
  對於減負,民眾早已感到厭倦。呼聲一次比一次強烈,政策一次比一次嚴厲,措施一次比一次細緻。但真正到了學校層面,減負政策的落實狀況卻始終差強人意。所謂的“最嚴減負令”,也多半隻是民眾一廂情願的期許,至於最終效果或許人們已經能夠猜到。在中小學生“負重前行”的現實下,在教育部門嚴厲的政策下,減負舉措卻依然形同虛設,這不能不說是一個笑話。
  教育部的努力有目共睹,無論是推行新課程改革,還是縮短學生在校時間,抑或控制學生書包重量等等舉措,最終目的都是希望減輕學生負擔。但現實情況是,學生很多都以“被自願”的形式接受補課。教育部門一再禁止補課,學校也撇清了責任,看似沒有任何人強迫學生補課,但無形之中的壓力卻從未見消散。還有一點耐人尋味,無論是學生還是記者向上級部門反應學生補課的事情時,給出的答覆都是調查後處理,但接下來卻沒了下文。或許有關部門真是正在調查,又或許,這隻是一個幌子。因為學校之所以“鋌而走險”補課,受益的不僅僅是學校,等到學生金榜題名之時,當地教育部門也會臉上有光。於是我們可以看到,一面制定政策實施減負措施,一面又對學校違規補課等行為無動於衷。減負政策的落空,與教育部門這種有意的不作為不無關係。
  在減負政策落空之時,河北省教育部門日前明確要求,該省今年公辦高中不得進行“跨市招生”。這一政策如果能得意落實,便能有效遏制“超級中學”的發展勢頭。然而,正如減負一樣,“跨市招生”背後是升學率,是地方教育的“業績”,也是學校揚名的大好時機。筆者似乎可以預測,“跨市招生”的政策也會註定落空,因為這些錶面性的政策並未觸及高考的大方向。在高考的頂層設計尚未改變之前,下麵小修小補的舉措多少會顯得乏力。
  可喜的是,教育部表示我國即將出台改革方案,實行“兩種高考”模式。這是對教育頂層設計所做的改變,而在當前的教育環境中,也只有這種自上而下的改革才能真正撼動基層教育。伴隨著高考制度餓改革,減負舉措或許才會真正迎來春天。
  文/王瑤  (原標題:落實減負關鍵看頂層設計)
創作者介紹

harry

lizleauah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